淡漠.

星球

·是一个脑洞,文笔有限,致歉

·故事的背景是我:脑中的世界,与现实没有关系的那种,算架空?

·感谢阅读




在浩瀚的银河系,有着无数的星球,有着无数的陨石,有着一切的一切,星体的生命在转瞬即逝中毁灭又重生,爆炸产生的一系列化学反应就在那一秒钟。或许我发个愣,一个星球就覆灭了,连灰都不剩。


在银河系深处的一个星云中藏着一颗小小星球,星球上住着一个人。这个星球上有很多很多的沙子,有风有水,有着生命诞生所需要的一切,可是,就只有ta一个人。


ta或许是被称颂的英雄,或许是被嘲笑的疯子,这些都不重要了,ta就这样坐在星球上,像一座丰碑。


刚来到这个星球时,ta怀揣着劫后余生的喜悦以及对新事物的欣喜,ta像一个来到封地的诸侯王,巡视着这里的一切,发现这里什么都没有的时候,ta有些沮丧。


第一天,ta用沙子做了一个城堡


第二天,ta用沙子做了一个城市


第三天,ta有沙子做了一堆“朋友”


……


我也不知道哪一天,许是附近星球覆灭了,许是一个星球诞生了,强大的冲击力让ta用沙子做的一切都消逝了。ta呆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,突然大声尖叫到“哦,不!”后来在经历无数次的重建与毁灭后,ta冷漠了,或许是习惯了。


ta坐在沙堆面前什么也不说,什么也不做,ta不知什么是黑夜白天,ta突然失去了对重新拥有这一切的欲望。


ta躺在了覆灭的“城市”上,开始回忆以前拥有的一切。突然,天空中划过一辆宇宙飞船,ta拼命的挥舞着自己的手,“嘿!我在这里”ta的胳膊都快被甩出来了,ta大声的喊叫着,眼睛中有了很久不见的光芒。但是飞船顿都没顿一下,就这样错过了。


或许是星球太小了,或许是飞船上的人根本不会想到ta的存在。


在后来的N天内,这种情形无数次上演。


在一个平淡的某一时刻


一座巨大的宇宙飞船,飞过星球上空,连太阳的光芒都被遮住了,一瞬间光明的消失,让ta睁开了双眼,ta直愣愣的盯着飞船,然后,闭上了眼睛,ta就这样躺着一动不动 。或许ta动一动就能被带走了呢?谁又知道呢……


ta就这样一个人在星球上,望着满地的沙子,什么也做不了,ta又开始用沙子创造属于自己的一切,哪怕会被一瞬间抹平。


在无数次面对满地黄沙时,ta像什么都没有看见一样,目光呆滞的重复着自己的动作,重新搭建一切的一切



时间好久 好慢  好平淡


ta已经不记得自己长什么样子了,ta觉得自己就是一抔黄土,ta坐在星球上,一动不动的感受着自己的城市,“这是我的!”ta突然大声喊到,可是,什么都没有发生。哦,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发生,ta的声波掀起了一阵狂风,生活总有惊喜发不是吗?然后,一切又是黄沙……


ta的胡子已经长到ta低头就能看见了,ta的乐趣变成了,每天拿自己的胡子编头发,ta可以把胡子编成很多很多个辫子。然后在身体告诉ta“该睡觉了”的时候,再一个一个一个的解开,或许一天时光的一半就消失了。


日子就这么过去了,


小小的星球的生命很短暂,但人类的寿命更短暂,恰在一瞬间。


ta开始猜,我和星球谁先覆灭。ta坐在星球上突然来了乐趣,切换着不同的声音,自己与自己争论着……


“哦!一定是我先死掉,这个星球可能会存在很久很久很久!”

“你在想什么呢,昨天你才看见的,一个星球在你眼前boom!或许明天这个沙子球就炸了!”

“不可能的……”

“你听我说……”


……


ta已经老到玩不了沙子了,ta只能像一个有知觉有灵魂的植物,躺在黄沙上什么也做不了。


ta感受到时光从他体内流逝,死神离他越来越近,ta突然想到“死神会来这个破地方嘛。”笑点不知从何而来,突然的被逗笑,可是在ta倒下后就再也没有喝过水,嗓子干涸的像塞满了沙子,只能象征性的扯了扯嘴角。从嗓子里发出一声嘶哑到快要消失的低吼。ta被自己发出的声音吓到了,自暴自弃的放松躺在沙子上。从脸颊上滑过一滴眼泪落在沙子上刹那间就消失了。


ta一动不动了,或许ta死了,或许ta很久前就死了,那些沙子在ta的身上堆积,慢慢的,从星球表面已经看不见ta了。


在ta的身体彻底被风化时,小小星球覆灭了。


BOOm,一瞬间,就消失了,像水珠在火山口散开一样连灰都没有,空白的,仿佛那个地方本事就没有任何东西,没有了这颗星球,银河依旧闪耀着属于它的光芒。


ta?存在过嘛?世界上已经没有任何的一切证明ta存在过了。可是,ta就是存在过的!


谁又知道呢?


ta或许成为一粒黄沙飘向了银河深处,或许呢?


老爷车

姥爷有一辆老爷车,很老很老……


听我父母讲,我出生时就是姥爷开着那辆老爷车送妈妈去医院的,姥爷也总是打趣我说“这车,可比你大多咯!”


这辆车已经很老很老啦。


每天姥爷都会在大院里听着广播小心的擦洗着这宝贝车儿,我的童年也可以算是在它的陪伴下度过。

绕着老爷车玩猫抓老鼠,这算是我的夏日日常了,记得有一次,我啪叽一下摔了,坐在地上哇哇大哭,哭的那叫个惨呐,我姥爷蹲在地上望着我,“哎哟,我的宝贝车啊,你玩个游戏咋,,,咋还撞到我的车了呢。”顿时,我连哭的欲望都没了,傻愣愣的坐在地上,看着姥爷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望着老爷车。


夏天总是格外的热,我和我姥爷坐在大院里,捧着西瓜,小孩子总是拥有特权。姥爷捧着一小片儿,而我可以拿着勺子挖那剩下来的一整半。姥爷总是去厨房拿新的西瓜,而我就开始了恶作剧……


什么拿西瓜汁往老爷车上抹啊,躲在车后吓唬姥爷啊,没有我做不到只有你想不到,最后的结果一定是,我一脸不在乎的蹲在地上啃西瓜,姥爷拿着大蒲扇,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,“哎,我的宝贝儿车啊,怎么遇上你这个混世大魔王。”


随着年纪的增大,我对老爷车的兴趣越发衰弱,整体捧着个手机,活在手机的世界里。姥爷总是拿折扇敲我脑袋“哎,你活在手机里算了,快滚进去吧你咧,唉,气死我了” 许是叛逆期又或者什么,我气呼呼的躲进房间不出去。


“哎,你别啊,姥爷错了还不成?”他总是这样,从门口的小缝里望着我,然后一口大小孩的语气。再不成,他就会掏出他的杀手锏“要不……明天我开着我的大宝贝送你去上学?”


“谁稀罕啊喂”嘴上说着,还是乖乖从房里出来了。


……


“姥爷!姥爷!醒醒!醒醒!我上学,上学迟到了啊喂!”

刷一下从床上蹦起来,一边套衣服一边刷牙,是我干的事了。姥爷慢慢悠悠的坐到车上,“哎,别急嘛,有我在,保准不迟到~”


老爷车吭哧吭哧的出发了,许是年久失修又或是被我折腾的不行了,一路上“嘟嘟嘟”我急的都快长出翅膀来了,“哎,别急嘛,不会迟到啦”姥爷慢悠悠的踩着油门带我在小路上奔驰,吹的我的刘海在风中哀嚎“您还是慢点吧”我的嚎叫被风吹散在路上。


……最终,我,,,还是迟到了“给我滚到外面站着去!”这是我在班里听到的最后一句话。


大院里住的都是熟人,姥爷的老爷车也是大家都晓得的宝物,被称作我们家最宝贝的宝贝,唉,果然是我不配拥有姓名。姥爷喜欢在周末开着他的宝贝去买菜,大老远都能听见那“嘟嘟嘟”的声音,大家都打趣他“哎,又开着您的宝贝儿呢~”他总是笑着跟人家打招呼,独留我在副驾驶上翻着白眼,这,买个菜和皇帝出征一样,兴师动众!


后来啊……后来


我开始了住宿的苦日子,每天吃着惨不忍睹的饭,我开始期待姥爷的老爷车,这样我就可以享受美好的加餐time,校外的围墙边早就围满了家长,都希望给自己的掌上明珠加餐,我在宿舍百无聊赖的转着笔,“嘟嘟嘟”这是我的笔在掉下地前听到的最后一声。

“哎!姥爷,姥爷,我在这!”他总是会从副驾驶上拿下我最爱吃的醋溜包菜,“我家这个可好养了,就爱吃素”一边摸着我的头一边打趣我,是我姥爷本人了

“哎!别摸,油!我才洗的头啊喂!”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幸灾乐祸的声音,果然又是如此……


我高考了

这天,我们全家都像打了鸡血一样,老妈穿着旗袍,所谓的旗开得胜,我老爹头上绑着那个红条条,写着“必胜”。

姥爷早在老爷车上等着我,戴着个墨镜,可帅了,啧啧

老爷车在路上一路“嘟嘟嘟”我屡次扯了扯嘴角却又不知如何说出口,姥爷把我送到考场门口,我“啪叽”一下把门关了,大喊到“姥爷!老爷车该退休了,整体嘟嘟嘟的,吵人!”

家里考点远,我只能寄住在我朋友家里,度过人生的重要战争,这么想,,我还挺惨一个人


回家时……

家里人都意味深长的看着我,看着我心里直冒汗,大院里没了黑色的老爷车,莫名的空旷。我转了一圈都没看见我姥爷,“我靠!姥爷不会被我说的想不开,带着老爷车私奔了吧!”正嘟囔着,远处穿来了“咯吱咯吱”的声音,我皱着眉头,回头


“哎,我的宝贝哎,看!我去街上淘来的”一辆老式自行车安安静静的在我面前待着,我嘴角抽了抽,又不知说什么。


后来啊,后来……


“咯吱咯吱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