淡漠.

老爷车

姥爷有一辆老爷车,很老很老……


听我父母讲,我出生时就是姥爷开着那辆老爷车送妈妈去医院的,姥爷也总是打趣我说“这车,可比你大多咯!”


这辆车已经很老很老啦。


每天姥爷都会在大院里听着广播小心的擦洗着这宝贝车儿,我的童年也可以算是在它的陪伴下度过。

绕着老爷车玩猫抓老鼠,这算是我的夏日日常了,记得有一次,我啪叽一下摔了,坐在地上哇哇大哭,哭的那叫个惨呐,我姥爷蹲在地上望着我,“哎哟,我的宝贝车啊,你玩个游戏咋,,,咋还撞到我的车了呢。”顿时,我连哭的欲望都没了,傻愣愣的坐在地上,看着姥爷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望着老爷车。


夏天总是格外的热,我和我姥爷坐在大院里,捧着西瓜,小孩子总是拥有特权。姥爷捧着一小片儿,而我可以拿着勺子挖那剩下来的一整半。姥爷总是去厨房拿新的西瓜,而我就开始了恶作剧……


什么拿西瓜汁往老爷车上抹啊,躲在车后吓唬姥爷啊,没有我做不到只有你想不到,最后的结果一定是,我一脸不在乎的蹲在地上啃西瓜,姥爷拿着大蒲扇,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,“哎,我的宝贝儿车啊,怎么遇上你这个混世大魔王。”


随着年纪的增大,我对老爷车的兴趣越发衰弱,整体捧着个手机,活在手机的世界里。姥爷总是拿折扇敲我脑袋“哎,你活在手机里算了,快滚进去吧你咧,唉,气死我了” 许是叛逆期又或者什么,我气呼呼的躲进房间不出去。


“哎,你别啊,姥爷错了还不成?”他总是这样,从门口的小缝里望着我,然后一口大小孩的语气。再不成,他就会掏出他的杀手锏“要不……明天我开着我的大宝贝送你去上学?”


“谁稀罕啊喂”嘴上说着,还是乖乖从房里出来了。


……


“姥爷!姥爷!醒醒!醒醒!我上学,上学迟到了啊喂!”

刷一下从床上蹦起来,一边套衣服一边刷牙,是我干的事了。姥爷慢慢悠悠的坐到车上,“哎,别急嘛,有我在,保准不迟到~”


老爷车吭哧吭哧的出发了,许是年久失修又或是被我折腾的不行了,一路上“嘟嘟嘟”我急的都快长出翅膀来了,“哎,别急嘛,不会迟到啦”姥爷慢悠悠的踩着油门带我在小路上奔驰,吹的我的刘海在风中哀嚎“您还是慢点吧”我的嚎叫被风吹散在路上。


……最终,我,,,还是迟到了“给我滚到外面站着去!”这是我在班里听到的最后一句话。


大院里住的都是熟人,姥爷的老爷车也是大家都晓得的宝物,被称作我们家最宝贝的宝贝,唉,果然是我不配拥有姓名。姥爷喜欢在周末开着他的宝贝去买菜,大老远都能听见那“嘟嘟嘟”的声音,大家都打趣他“哎,又开着您的宝贝儿呢~”他总是笑着跟人家打招呼,独留我在副驾驶上翻着白眼,这,买个菜和皇帝出征一样,兴师动众!


后来啊……后来


我开始了住宿的苦日子,每天吃着惨不忍睹的饭,我开始期待姥爷的老爷车,这样我就可以享受美好的加餐time,校外的围墙边早就围满了家长,都希望给自己的掌上明珠加餐,我在宿舍百无聊赖的转着笔,“嘟嘟嘟”这是我的笔在掉下地前听到的最后一声。

“哎!姥爷,姥爷,我在这!”他总是会从副驾驶上拿下我最爱吃的醋溜包菜,“我家这个可好养了,就爱吃素”一边摸着我的头一边打趣我,是我姥爷本人了

“哎!别摸,油!我才洗的头啊喂!”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幸灾乐祸的声音,果然又是如此……


我高考了

这天,我们全家都像打了鸡血一样,老妈穿着旗袍,所谓的旗开得胜,我老爹头上绑着那个红条条,写着“必胜”。

姥爷早在老爷车上等着我,戴着个墨镜,可帅了,啧啧

老爷车在路上一路“嘟嘟嘟”我屡次扯了扯嘴角却又不知如何说出口,姥爷把我送到考场门口,我“啪叽”一下把门关了,大喊到“姥爷!老爷车该退休了,整体嘟嘟嘟的,吵人!”

家里考点远,我只能寄住在我朋友家里,度过人生的重要战争,这么想,,我还挺惨一个人


回家时……

家里人都意味深长的看着我,看着我心里直冒汗,大院里没了黑色的老爷车,莫名的空旷。我转了一圈都没看见我姥爷,“我靠!姥爷不会被我说的想不开,带着老爷车私奔了吧!”正嘟囔着,远处穿来了“咯吱咯吱”的声音,我皱着眉头,回头


“哎,我的宝贝哎,看!我去街上淘来的”一辆老式自行车安安静静的在我面前待着,我嘴角抽了抽,又不知说什么。


后来啊,后来……


“咯吱咯吱”


评论